鄰淵羨雩

plurk tsumisa
https://ask.fm/IUAN44
絃淵/塩酸

然而我打破了這裡只放本丸事的自我限制(
第一次跳妖夜,角色是上等兵四鐮辰川。整理了一下設定。
詳細 → http://www.plurk.com/p/l7fsyz

小段子※初話短後續

►各種對不起

►好像太超過了對不起

►總之真的很對不起


◆◇◆


「……宗、宗次郎?」面前的俊秀少年一瞬間換上了驚愕的表情,不敢置信地退卻了半步。煙正困惑的同時,他卻摀著臉毫無預警地跪下、雙膝發顫,眼眶裡竟盈滿了淚。

艷紅色漆鞘的刀喀嚓一聲掉在地上。

煙立刻看向狐之助。狐狸使役也快速向他傳達了不甘牠事的眼神。

……看來這傢伙、加州清光,八成把我認成誰了。

不動聲色,盡量調整自己的表情表現出「溫和」,煙稍稍靠近刀靈少年,才放低了身子——

卻被對方狠狠地一把抱住。

旁觀的狐狸看見了煙須臾間瞳孔的收縮與那幾乎細不可察的暴戾之氣。尚覺奇怪地彈彈尾巴,那氣又被原主收得無影無蹤。

瞇起眼,於是少年審神者抽出手環住了著黑大衣的背部,一下一下輕輕拍了起來。棕黑色毛髮的頭部埋在他胸前哭的抽抽噎噎,彷彿煙是他什麼久未相見的家人。

「好了、好了,別哭了……」第一要務列為安撫,煙慢慢拍著少年的背。不知是安撫真起了效用還是當事人冷靜了下來,加州清光總算是挪開,吸吸鼻子乖乖在煙指使狐之助拿來的蒲團上坐好。


◆◇◆


對不起!!!!!!!(痛哭失聲

完全不能理解當時碼字時在想什麼,好超過的設定啊……雖然並不是總司轉世但好超過啊到底怎麼認的!!!!!

給我一個洗白的機會……(爬行


自己替安部家做了家紋,邊緣不想管了

用了大和櫻和晴明五芒星(逃走

現實中安部是用梶の葉紋可我不想用(哀號

記不得是什麼時候畫的了,總而言之應該是戰鬥立繪

這時候我還沒有塗黑強迫症XD

《審神者初話》

►私設多

►煙煙性別大解密

►爛尾對不起


他睜眼。
不甚清楚的視野內是浮著柔白雲絮的紺碧色天空,可以稍微瞄到邊角一些樹木枝葉搖曳的影子。漸漸復甦的觸覺告知他全身除臉部以外皆浸泡於頗低溫的水中,腳跟接觸著沙質的底,後腦靠在大概是岸的地方。
……池塘?
發覺手指和臂膀能順利動作之後,他便撐著池底緩緩坐了起來,水不深,大約只浸到上腹。進入視線內的身體預料中地一絲不掛——似乎與以往大相逕庭,在某些結構上。
倏地瞪大眼盯著自己的胯間,他、不、現在應說是「他」臉上浮現了某種詭異的笑容。水面下,下腹直到兩腿根部一帶,外觀上看來就是一片平坦。胯間既無男性該有的器官,下腹部也無女性會有的微微隆起。目光再移至已離水的胸口並觸摸確認,果然平坦得如同洗衣用的木板。向上,頸部中央喉管前側,當然也沒有特別明顯突出的喉結。
按著前頸,沒有任何性別表徵的他一開始是微微抖動著肩,接著整個身子都顫動了起來,最後竟仰起頭不住地大笑出聲。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還真的幫我辦到了……」仰天大笑,他胡亂拍打著水面激起水花。自己發出的人聲似乎較他印象中更為乾脆涼薄,竟不似過去那難辨雄雌的溫潤迷離。
坐在水中笑了好一陣子才有辦法停下來喘口氣,他舉起雙臂細細檢視。意外地發現身上可見之處毫無斑點,猶如無玷白圭,少年抹了把臉先後按住兩腕內側與左頸,感覺到穩定的卜卜跳動後移動雙腳自池子裡站了起來。
上岸,即便是濕透光裸的身體竟也不覺寒冷。見足邊整齊疊著一沓衣物,伸手撈起、甩開,他發現那是件白襦拌。
狐之助也挺識相的嘛。
笑了笑,將衣物拿在另一手,少年拎起草皮上另塊布料卻愣了下。矩形的白布上端一摺縫合,其間穿過了細布條作為綁繩。
……啊,是兜檔布呢。
啞然失笑的同時他繫上過去從沒穿過的東西,套上白衣,隨意鬆鬆地綁起腰繩。
「從今以後就要作為男人生活啦。」

◇◆◇

那一晚,少女遇上了使役狐狸。
『審神者?』
「是的,因為有妄圖改變歷史的一方出現,吾輩上頭急需人手協助……」
『所以找上了我安部一族?』
「是的……但不只您一族,其他符合條件的資格者中也挑選了許多人。還請慎重考慮。」
『……狐狸唷。』
「吾輩名為狐之助。」
少女露出了本性、同狐一般的狡猾本性。
『狐之助唷,你可知道我安部一族本是何之血脈?』
「……吾輩不知。」
『我安部家,乃天狐混血異形、安倍一族同門血脈。同是狐之眷族,和我做個交易如何?』
「……!」

「消滅現世的這個肉體,幫我造個新的身體在那邊的世界,到時帶著我的魂魄去就行。以這條御統為代價,幫完我大概還夠你修練成白狐。代替造性別器官,幫我擴張那個身體的靈力中樞吧。」

◇◆◇

直至現在才有心來環顧四周,少年轉身便望見了傳統木造建築該有的外廊與闔上的紙拉門。料想狐之助應在內室等待,赤腳踏上外廊,他並未急著進去,反倒往另一方向走。
保持良好的習慣、不在行走時發出腳步聲,他生疏地穿過迂迴廊道摸進了東北側對屋。毫不顧慮禮俗——反正也沒人會看到——大力拉開紙門,少年在照不太進陽光、陰涼的對屋內左右張望。閃瞬之間一撇微弱的反光使他露出笑容。
踏進房拿過那造成反射的銅鏡回到外廊往自己一照,少年不禁驚呼出聲。
驚愕的神情無庸置疑由自己的面孔所擺出,但鏡面成的像竟擁有一對泛著琥珀光澤的金瞳,眼尾尖尖挑起,隨意便能透出不似人的厲色。
完全被換了張臉。如此作想的纖細少年抬手摸了摸右眼角。整體看來,臉上唯一沒改變的僅存右眼那點淚痣了。
放下鏡子打量了下房間,見角落排著幾個唐櫃,開來欲找件像樣點的外衣披上卻只見堆滿的襦拌,他只能抽出一件換下方才遭身上水分沾濕的。這次可好好穿上並綁好了腰帶,他轉個身步回了正屋前。

拉開門,果然見雜色狐狸坐在一旁。
「吾輩恭候多時。」
撥撥及頸黑髮,金瞳少年不客氣地坐上備好的蒲團。「多謝,這身體意外的有趣。接下來要幹什麼?」
「召喚您最初的刀靈並學習賦與他實體。」狐之助頜首,尾巴一甩現出了五簇顏色各異的火苗。
赤、白、紫、金、橙。
少年沉重地吸氣:「……喂、你倒是告訴我怎麼判斷這些是什麼啊。」
「……請直接伸手接觸便成,不會燒傷的請放心。」
「早說。」伸出指頭向緋紅的焰火探去,接觸的瞬間某種「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帶著黑與紅的色彩以及一道強烈的情緒。嚇了一跳而抽回手,資訊隨即中斷卻蕩起了些許違和感。
狐之助見這名新手審神者在白焰處思考了一會,沒在紫焰處停留太久,金焰和橙色焰根本是一碰到就縮回手,牠甩了甩蓬鬆的毛尾巴。
最後還是回到了赤色的火苗上,少年按著它沉默了良久。
「……就他了。」正當狐之助想出聲時他收手、唐突地開口。

雙掌相擊,其餘四簇焰火散去。
『生於前世、亡於前世、付喪之劍唷、』
闔上眼簾、咒歌出口,靈力成了場覆蓋起地。不該在此出現的櫻華麗地瓣瓣飄飛。
『吾名煙、乃汝主。今復生此世,為吾兵吾刃……』
隨著念頌,赤紅火苗發起光輝漸漸改變了形體成為人形。
『覺!』

櫻華舞散、火星飛旋而去。煙面前落下了一名少年。

「啊--我是川下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很不錯的喔。」

望著突然出現在面前這穿著黑大衣、紅圍巾的傢伙,沒看臉,煙將他從頭到腳細細審視了一遍,最後目光停留在對方腳上所穿的高跟馬靴上。環著手站起身,他沒說話只是繞加州清光走著看了一圈。

回到原位,煙微微仰頭凝視著那較己略高的細長紅瞳,微笑。

「從今以後,多多指教了。」


照常爛尾中,我到底在寫什麼

每次有角色出場都被我呼攏過去,想寫的梗都沒出來……後面修(哭

不忍說火苗那個是我半夜趴在被窩裡神智不清抱著手機打出來的,就原諒我吧……(倒地

對的,煙本來也是正常人,而且在現世時大概是150公分左右、16-17歲的女孩子。只是她厭世而且討厭性別拘束所以(ry

原來姓安部(やすべ)名辰(しん),煙(えん)是取部的e加上辰的n作成。得到又輕又好看的身體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棒讀)

安部是從安倍家分出來的……因為安有やす和あ的讀音。另外關於血脈的問題,這裡採用的是天狐說而非比較通用的白狐說……想想從平安時代(794~)到現在到底經過幾代了,那麼一點點的妖異血脈怎麼樣都沒差了吧(爆)天狐聽起來就比較威啊(什麼

這樣一來上次「降神」小段子裡的和龍神的對話也釐清了!

小段子※降神

「憑什麼!憑什麼你這種小鬼能當審神者!」

聽對方一拳砸在案上怒吼,他笑。
「……小鬼嗎,確實我的身高真的沒比短刀們高多少,這個身體的年齡也不能說多大……」像是覺得話題很好笑一般地以袖角按住薄唇,中性嗓音的年輕審神者聳了下肩另手搖搖摺扇,白色、上繪奇妙紅紋的遮面布巾隨動作搖晃。
眾人沉默,場面陷入一片死寂。
「這樣好了,不如讓我來向諸位證明一下,我到底有沒有資格擔任這個位子吧。」唰地一聲合上扇子插進腰帶間,身著淡藍色狩衣的少年理理衣衫站了起來,踢開蒲團、跨過了矮桌走至房間中央。

「就算用上封神用的結界來對付我也沒關係喔?」

一個呼吸之後雙掌相擊發出清脆的音靈,熟練地結起手印,他揚起下巴念起咒。
『此身非吾身、此手非吾手、此息非吾息、今乃神之憑依……』
言靈出口的一瞬間,整個場子罩下了猶如洪水般沉重的威壓,清冽的靈力竄出,化作電光遊走於空氣中劈啪作響。腳邊起了風,氣流掀動寬大的衣袖,順勢帶起了面巾和少年右鬢所繫的紅穗子。覺得麻煩似地,他抬手解開了腦後的繩結,扯下面巾令其隨氣流捲動翻飛而去。
沒了遮蓋,清秀的面容顯出,闔著眼手上結起另一印。氣流捲繞、電光燦然間眾人已無法聽清這纖弱少年口中誦的究竟是什麼咒,只能跌坐地上、或抵著牆瑟瑟發顫。

兩次擊掌,他倏地睜眼。
雙目是厲然的燦金,琥珀色的光華流轉,纏繞身軀的靈力渦流散出令人發寒之氣。

「……是神的、神的眼睛!」有誰帶著恐懼大喊。

『……迦具突智血所生、十拳柄落處……』
風漸強,伴隨絲絲水氣。
『恭請奉迎、闇淤迦美神 。』
落雷降下,帶著銀白鱗爪的細長身影穿屋而入,在衣物飄揚的少年身側遊動了幾圈後定在他頂上幾尺處。銀鬚飄逸、角爪輝然,宛然是司水的龍神。

「……龍、龍神大人!」

僅顯出碗口粗細外形的銀白鱗物沒怎麼理會那群嚇癱了的人,反倒朝著將祂喚出的年輕人露出了尖牙。
並未因受威嚇而退縮,少年望祂笑了笑,退了兩步彎下身鞠了個大躬、唇齒輕啟向祂說了些什麼後龍神竟收起利牙又繞著他緩緩游了兩圈,接著一擺龍尾便挾著電光向上穿出屋瓦,逕自歸去了。
「真是不好意思呢……也難怪會被嫌煩,畢竟是為了這種小事……」望著龍神歸去的屋頂方向,少年眨眨褪去厲色的眼眸喃喃道。

回神,全室眾人各自以不同的情緒看著他。

「……不知大人如何稱呼?」
聽眾人推出的長者戰兢地發問,他思考了半晌,回首灑脫一笑。

「就叫我淺蔥吧。淺蔥色的淺蔥。」

↓ ↓ ↓ ↓ ↓ ↓ ↓ ↓ ↓ ↓

真的是很大段的小段子哈哈哈
煙煙與神明的對話 大概是這種感覺↓

『小子,能請到我下來還不錯嘛』
「百忙之中叨擾了實在不好意思,小的剛才一時衝動——」
『——唉呀,居然是老狐狸的……難怪這麼熟悉……可惜還只是隻幼崽,還有奇怪的加工……』
「……」
『……罷了、我也不想附你的身、太麻煩了』
「我也想是如此呢,不好意思打攪您了」
『不要為了逞強而不自量力、小子』

大概這樣(笑
可能是一個各路審神者集合的場合、而煙為了證明自己、自傲的降了神的狀況。
畢竟他真的很討厭被人看扁呢,尤其是在已經變強了的現在。幸好神明看不上他這竹竿身材(笑),不然當場昏死在地上也是有可能的。
至於為什麼是「淺蔥」(あさぎ)這個偽名呢,其實只是煙連暱稱都不想讓外人知道罷了,當下穿的是淺蔥色衣服所以 :-P

預計之後有《審神者初話》《審神者別話》《審神者前話》這些……一看就知道是什麼時期的東西XD

幾張塗鴉:)
病安定鎮樓 圍巾畫錯了(躺
會想練身體的煙與墮轉煙(哭泣

『歷史?』
『那種東西、壞掉了也沒差吧?』

總是要發上來……我再也不發手機拍的圖了:|
1p設定上有點失誤@@

之前參刀劍花企劃的圖!我負責的是圖組的清光;-)

附上企劃主站→ http://toukenranbu0001.wix.com/hana

挖出兩張超舊稿來丟XDD

第一張是乘馬式褲裙畫錯的、用《風導星歌、黎明之景》當做主要梗的跳舞的煙。

第二張是頭貼的全圖。